中偵在線

主頁 > 新聞 >

新冠病毒可能重命名?部分中國科學家商討中

作者: admin 來源: 未知 2020-02-13 11:46

 (原標題:新冠病毒可能重命名?部分中國科學家商討中)

 
馮麗妃 張思瑋 辛雨 沈春蕾/中國科學報
 
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將新冠肺炎命名為COVID-19。其中,CO代表corona(冠狀),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19代表年份,中文意思為“2019年冠狀病毒病”。
 
新冠病毒可能重命名?部分中國科學家商討中
 
2月11日,在瑞士日內瓦,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在瑞士日內瓦宣布,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為“COVID-19”。 新華社記者 陳俊俠 攝
 
隨后不久,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ICTV)將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SARS-CoV-2。
 
該委員會冠狀病毒研究小組發表于預印服務器bioRxiv的一篇論文中解釋說,這個命名強調了新病毒與2003年發現的SARS病毒的相似性。
 
對此,中國疾控中心主任、中科院院士高福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認為:“沒有證實這是(最終)結論命名,我也認為不妥。”他表示,建議中國病毒學會成立一個專家委員會來討論此事。
 
這些命名征求過中國科學家的意見了嗎?他們對兩個命名有何看法?新命名是否會因部分中國科學家的不認同而發生改變?《中國科學報》就此采訪了相關專家。
 
《中國科學報》:這些命名征求過中國科學家的意見了嗎?
 
▲ 中國微生物學會病毒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郭德銀:
 
沒有征求中國專家或者學會的意見。
 
《中國科學報》:以往的命名是否會征求相關國家的專家的意見?
 
▲ 郭德銀:
 
對每一類病毒,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都有一個專門小組,叫Study Group,負責這類病毒命名,但冠狀病毒研究小組中沒有中國大陸的專家。他們好像一般不征求相關國家的意見,中東呼吸系統綜合征(MERS)冠狀病毒(的命名)也沒有征求意見,中東許多國家也有反對的聲音。
 
《中國科學報》:一般怎么給病毒命名?
 
▲ 郭德銀:
 
命名有3個層次:疾病命名是WHO決定,病毒分類命名是ICTV決定,病毒的一般俗稱是相關病毒專家們決定。
 
WHO首席科學家Soumya Swaminathan在瑞士日內瓦的新聞發布會上解釋說:冠狀病毒有很多,這種命名方式將為未來幾年參考新的冠狀病毒疾病提供一種模式。
 
“病毒本身由國際病毒學家組織命名,他們將研究病毒的分類。但重要的是給這種人人都在用的疾病起個名字。”
 
《中國科學報》:您是否認同WHO和ICTV關于疾病和病毒的命名?
 
▲ 中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深圳)教授孫彩軍:
 
對于把引發該疾病的病毒命名為SARS-CoV-2,我是同意的。因為從該病毒生物學特性和序列同源性來說,二者親緣關系確實可以屬于同一大類。
 
但對于該疾病的命名COVID-19,我持保留意見。一般來說,疾病名稱和對應的病原體最好保持一致,這樣方便記憶。
 
例如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征(SARS)的病原體是SARS-CoV;MERS的病原體是MERS-CoV;登革熱的病原體是登革病毒(Dengue Virus)。
 
盡管也有少數不一致的,如艾滋病(AIDS)的病毒是HIV。我的建議是為了便于交流和記憶,疾病名稱和病毒名稱最好保持一致。
 
▲ 國際系統醫學術語(SNOMED)全球管理委員會董事弓孟春:
 
我支持國內病毒學界專家對這次病原微生物命名的意見。
 
對病毒的命名應當遵循國際慣例,充分與國際學術界進行溝通,以及體現我國學者針對該病毒的本地工作的成果。
 
WHO命名的COVID-19,根據了世界衛生組織協調下的全球公共衛生工作中對于疾病相關命名的常用做法。
 
這個命名方法可以幫助快速應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其他新的類型冠狀病毒(可能非2019nCoV、SARS-CoV或MERS-CoV)引發的疾病,體現了命名的一致性。
 
《中國科學報》:您對新病毒命名有什么建議?
 
▲ 復旦大學教授姜世勃:
 
我給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的建議是PARS-CoV(肺炎相關的呼吸道綜合征),在1月12日投稿到《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1月14日被拒稿;當天投到《科學》雜志,1月21日被拒稿;1月21日投稿到《自然》,因為一直未答復,我于2月1日要求撤稿。當天改投《細胞與分子免疫學》期刊(CMI),并被接收,2月5日上線。
 
當時先投NEJM、《科學》、《自然》雜志,是希望若能發在這些最頂級雜志,能被更多的人看到,會對ICTV產生更大的影響。
 
2月6日,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石正麗老師聯系我,說不太滿意PARS-CoV,可否再取一個更合適的名字,投到《病毒學期刊》(Virologica Sinica,VS)。這就是TARS-CoV(傳染性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的來歷。
 
我很后悔沒有在1月2日把這個建議投到VS,或許對ICTV的討論有所影響。
 
▲ 郭德銀:
 
目前國內專家比較傾向于TARS-CoV或HARS-CoV,我們還在討論。也有專家提出叫NCD Coronavirus,也在考慮之中。
 
《中國科學報》:此次病毒命名還會有變化嗎?
 
▲ 浙江大學動物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王耀偉:
 
我同意SARS-CoV-2這個命名。盡管有人反對,但應該很難改變了。
 
▲ 姜世勃:
 
希望能改變,但現在還很難說。一旦其變成了ICTV最后的決定就很難改了。就像關于MERS的命名也是在中東地區抗議了多年,但ICTV不同意修改,大家也就沒有辦法了。能爭取到修改是最好,爭取不到也沒有辦法。
 
▲ 郭德銀:
 
最后的定名要等ICTV開會。冠狀病毒研究小組應該在今年6月份開會,我們學會在組織國內專家討論,然后會寫一個提議給ICTV的有關專家。
 
《中國科學報》:為什么中國科學家要給病毒建議新的名字?
 
▲ 郭德銀:
 
有很多原因。一個病毒的名字必須代表它的特點。如果是代號或者阿拉伯數字,不能充分展示這個病毒的特點。如果是SARS-COV-2,也容易和以前的SARS病毒弄亂,理解上會有誤導。
 
比如一開始WHO定名的2019-nCoV,沒有特點,媒體和公眾包括一些科學期刊日常不使用,例如《自然》《科學》等評論仍有文章在使用“武漢肺炎”或“武漢病毒”,這對中國人不公。
 
從病毒命名和專業角度看,需要有一個有特點、容易記憶,專家和社會公眾都能真正易于使用的名字。
 
背景梳理:新冠狀病毒經歷過的名字
 
1月31日,世衛組織在官方推特上將新型冠狀病毒暫命名為2019-nCoV;
 
2月8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在介紹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時,統一稱謂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NCP),病毒名沿用2019-nCoV;
 
1月12日,復旦大學基礎醫學院分子病毒學實驗室教授姜世勃建議將新冠狀病毒命名為肺炎相關的呼吸道綜合征(pneumonia-associated respiratory syndrome,PARS-CoV),先后向多家雜志投稿失敗,最終于2月5日在線發表于CMI;
 
2月9日,姜世勃和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在由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與中國微生物學會共同主辦的Virologica Sinica(VS)雜志上發文,建議將2019-nCoV改名為 “傳染性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Ttransmissibl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簡稱TARS-CoV)。
 
2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了新冠病毒肺炎疾病的正式名字COVID-19;隨后同一天,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ICTV)將新冠狀病毒命名為SARS-CoV-2。

  • 上一篇:外國留學生加入抗“疫”志愿者隊伍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閱讀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查询 qq福建麻将官网 极速11选5 云南11选五5开奖 成都麻将怎么打能赢 内蒙古11选5 湖北麻将算翻有哪些名字 乌拉圭vs沙特网易彩票比分 3d试机号走势图表 网友nba比分直播 22选5开奖结果 今天晚上 理财平台被骗十多万能找回来吗 卡五星麻将技巧顺口溜 全国最知名的股票配资平台 中原河北麻将在哪下载 世界杯欧洲即时赔率 007球探足球比分